• 如何還原“最早”的紫禁城和青銅禮樂器群?凡拓助力二里頭博物館數字化升級

    日期:2021-06-08 16:47:43

    距今3800-3500年的二里頭夏都遺址,地處洛陽盆地東部的偃師境內,南臨古洛河、北依邙山、背靠黃河。自從1959年中國著名考古學家徐旭先在這里發現了埋藏了數千年的夏文化密碼,考古團隊已經在300萬平方米的遺址上夜以繼夜地發掘了60多年,發掘出驚艷世界的國寶級文物,探討出深刻影響華夏文明考古研究的重大論斷。不斷刷新考古的發現——中國早期的城市干道網、宮城、中軸線布局的宮殿建筑群、青銅禮樂器群、青銅近戰兵器、青銅器鑄造作坊、綠松石作坊、使用雙輪車的證據……

    現代博物館如何讓這些珍貴的文物真正“活起來”?在數字展覽技術發展契機下,如何突破傳統展示方式,還原一個真實的夏都王朝?

    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數字館(以下稱數字館)以數字技術為基礎,既從宏觀層面向參觀者展示二里頭文化在歷史坐標系、文明坐標系、世界坐標系中的地位和價值,又提取考古及學者研究成果的點滴,分門別類地制作特色數字展項,通過三維數字影片、觸控、體感等多種手段,展現二里頭夏都作為“最早中國”的風貌。

    數字館位于博物館二樓,由原來的文物修復廳和臨展1廳改建而成,分為序廳、A區、B區三個區塊,設立了“最早中國·探尋之旅”“赫赫夏都”“王室巧作”“敬天法地”“探秘未知”五大篇章。

    一個“神秘地下空間”

    裸眼3D數字體驗空間開啟“最早中國”探尋之旅

    結合博物館特殊的空間層次,主創團隊在數字影像上進行了裸眼3D視覺的大膽創新,打造三進式宮城城門、二里頭文物出土的“神秘地下空間“。二里頭夏都遺址的各類代表性出土文物及夯土、龍、歷史年表等元素悉數登場,最早的雙輪車轍、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網、最早的紫禁城、青銅器、綠松石器都有了具象而生動的震撼演繹。炫目的科技感三維特效,既給參觀者以強烈的視覺沖擊,也為“最早中國”的亮相增添了神秘感和神圣感,激發觀眾的好奇心和探索欲。

    一個最早的“紫禁城”

    十字型玻璃棧道懸浮觀展,身臨夏都王朝

    “赫赫夏都”展示區分為四個小節,分別是“征伐方國——卜事兆吉,兵戎相見”、“大捷回朝——國威大振,民心歸順”、“四方來朝——九州共聚,威儀天下”、“筵席禮賓——輕歌曼舞,觥籌交錯”。觀眾站在玻璃棧道上,猶如懸浮在展區中央,“居高臨下”沉浸式感受夏朝時期二里頭的環境地貌、百姓的勞作和生活,以及夏王所要處理的“國之大事”。


         主創團隊根據大量的夏商歷史考據和考古研究,從人物服飾、勞動生產、飲食習慣、器物使用、建筑樣式、戰爭事件、禮樂制度、邦國禮儀等方面的細節盡可能完整呈現夏都生活勞作、王權政治的面貌,讓觀眾不必通過艱澀的語言文字以及出土的零星文物去猜想夏都,而是直接“沉浸”在夏都恢弘、規整的“城市”中,看“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看四夷賓服的中央政權的威儀,了解夏都的強大王權和等級禮制。帶領觀眾一睹最早的“紫禁城”的嚴謹規制、王國征戰的恢宏氣勢、夏王車輦儀仗的盛大威武以及王室儀典宴飲的不凡氣派,產生穿越時空、縱橫天下的觀影感受,真正走進一個“赫赫夏都”。

    一個手工業作坊

    虛實結合數字場景,還原先人匠心造“國寶”

    中國最早的大型圍垣作坊是二里頭夏都遺址考古發掘的重要發現之一。在官營的手工作坊里,集中資源和人力為貴族的禮儀需要和審美需要打造精美的青銅器和綠松石器,是階級分化、政治集權、生產力進步非常重要的體現。

    作坊是一個包含了各種生產工具、制作材料、復雜設施的場所,鑄銅制器的工序繁瑣、耗時耗力,匠人工人眾多。為了在小空間內將這種制器作業的熱火朝天表現出來,展區內搭建了“半截”實景工棚,另外一半則依靠LED大屏影像打造的縱深空間呈現,將繁復的工序、工具、設施和人員都熔于一爐,再現青銅器作坊從原料制備、塑模、烘干焙燒、制范、熔銅澆鑄、冷卻脫范的制作全流程,也將綠松石器精加工階段的切割、打磨、鑲嵌工作一一精確呈現。在這里,觀眾還可以通過手勢感應互動裝置和觸摸“數字工作臺”親身體驗青銅器、綠松石器的制作工序。

    一場風雨中的祭典

    4D多感官場景體驗遠古祭祀文化

    自然崇拜,是缺乏自然科學知識的古代社會普遍的原始信仰。夏朝先民們面臨反復無常的自然變化,將無奈、恐懼的情緒化作崇拜和敬畏的宗教心理,因此出現了祭天地、祀四方的古老傳統。

    在“敬天法地”的場景體驗中,主要呈現的是一場發生在最早的國家級祭祀區的祭天求神儀式。對現代觀眾而言,3700年前的祭祀儀典既晦澀又陌生,為了讓觀眾可以更加感同身受夏都先民們面對自然的無助與敬畏,天花矩陣LED結合墻面LED大屏。錯落的天花矩陣視覺上更加靈動輕盈,與墻面7m×4m的完整大屏互補,觀眾可以全方位感受風云幻變的自然天氣。


    除此之外,現場還加入了4D影院級的配置——風機、雨機、閃電機特效設備,與影片中的暴雨、狂風、電閃雷鳴的影像配合,感受到風刮在臉上,雨水打在身上,閃電出現在頭頂四周。讓觀眾從視覺、聽覺、感覺、觸覺上全面感受可怕又強大的自然力量,最大限度地引起他們的“共情”,更能沉浸到祭祀儀典神圣、莊重的情境和氛圍中。


    一些未解之謎

    在“長河“中探秘未知的發現

    在數字館的前四個篇章中,觀眾已經了解了夏都的政治形態、王城布局、精巧的作坊制器技術、神圣的祭祀儀式,但二里頭夏都遺址的考古發掘依然存在著無限的可能,更值得期待和玩味的是那超過98%的仍待發掘的“未知”。

    在“探秘未知”的篇章,如何表現不確定、不清晰、充滿問號的“未知”?數字館設計了“在歷史長河中探索未知”的概念。L型流水地幕打造出夢幻神秘的互動體驗,墻面是“未知”的象征物在水流中錯落放置,觀眾用手觸碰“未知”,即可看到關于二里頭夏都遺址考古研究大膽前瞻的猜想和可能性,比如綠松石銅牌上的“獸面”是何種動物,夏代陶片上的“刻符”是文字嗎,夏代已經制造出銅方鼎了嗎?每一個“未知”都對夏代乃至中華文明史探索研究產生深遠的影響。


    “未知”背后的歷史意義厚重深遠,在表現上就需要盡可能符號化和簡化,才能讓觀眾在短時間的觀影中領略到其中深意。因此在數字影片畫面的處理上,盡可能簡潔、集中表現核心元素,做到“舉重若輕”。

      另外,利用L型幕與觀眾直接接觸的地幕部分,營造出“腳踏河山”、”置身寰宇“的科技感體驗,讓觀眾在歷史長河真正地體會到“未知”的深邃悠遠和驚喜不斷。

    數字展陳延續與傳承二里頭文化

    二里頭,本是河南洛陽偃師市一個普通村莊的名字。據介紹,二里頭遺址目前發掘總面積超4萬平方米,出土文物萬余件,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與“夏商周斷代工程”的重要遺址。其發現和發掘影響深遠,要將其重大的歷史、考古意義以及夏朝作為“國”的面貌清晰展示給大眾卻并非易事。

    值得一提的是,數字館的所有數字影片動畫場景、兵器禮器、人物服飾等元素,均是嚴格以出土文物和相關研究成果為依托的,例如“赫赫夏都”篇章中,航拍效果的宮殿群是以一號宮殿遺址為基礎進行的數字建模。說到這里就不得不提2004年發掘的一號宮殿遺址,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原二里頭工作隊隊長許宏說:“一號宮殿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紫禁城’,宮城遺址雖然僅僅是明清紫禁城的七分之一左右,但城市布局中軸對稱、坐北朝南、功能分區等,為中國后來古代宮城確立了基本范式。”在宮殿特寫展示中,宮殿的高度、墻面的效果,甚至于廊廡里特有的三根柱子呈三角形為一組排列的支撐方式都按照考古成果來進行數字建模和展示。

    至于影片中士兵的兵器、祭祀場景中出現的禮器,也都是以二里頭出土文物的實物建模,然后按照場景的需要,按比例縮放,完全依托于考古成果,真正地讓文物“活”起來。

    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數字館因地制宜的創新、融合夏代遺址特色的設計、跨感官的多維融合創造以及在三維數字影像上的裸眼3D視覺效果,都切實地為內容信息的精準傳達起到重要的作用,主要體現在:化抽象為具體,讓存在于研究論述中的夏都“活”了起來,讓夏代歷史更加真實可感;小載體大容量,以不足750㎡的展陳空間,在30分鐘的參觀時長內將夏都的政治、生活風貌以及重大的歷史意義全部囊括;零展板純體驗,服務于數字科技時代的觀眾認知習慣,以視覺化、互動化的數字體驗讓厚重的歷史文化更容易被受眾消化和吸收。希望通過這些數字化展陳手段,讓更多的人走近二里頭,了解燦爛輝煌的中華文明,增強新時代文化自信!

    相信在未來的博物館陳列展示中,作為博物館傳統陳展的一種“進化”形態,數字化展陳必定能夠在與傳統文化相融,與歷史碰撞的過程中創造更多的文化價值和時代風采。


    文章分享:
    廣州凡拓數字創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專業從事博物館設計,企業展廳,展廳設計,廉政教育基地,廉政展廳,校史館,產業園展廳,智慧城市展廳,大數據展示中心,為政府,企業,房地產提供策劃設計施工一站式服務。

    返回頂部

    相關推薦

    日本高清免费的不卡视频